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国产 中文 无码 有码 欧美 动画 高清区 VR 蓝光 无码 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保姆车里的总裁车震

2018-10-14   ·   【小说】公车痴汉
当身子一点一点往下坐去,那里正被一杆巨物往上顶着,越钻越进,崔子茜的身子霎时跟着这套入式的姿势剧烈颤抖起来。

    “宝贝,你真紧。”墨玺琛看着她,满意地勾起了唇角。他性感的薄唇凑到她的耳畔,暧昧地吹了一口热气,“不过,太慢了!!”

    紧接着,他的巨物突然狠狠往上一顶,一手更是将小心翼翼坐下去的她用力一按。这突然袭击般的顶撞,让崔子茜登时忍不住吃痛地尖叫起来,“啊,痛——”

    “你这种人,就是痛也不知道长记性啊。”

    墨玺琛化被动为主动,在巨物完全钻进她体内的那一霎那,很快便适应这种她上他下的姿势,凶猛地向上顶冲起来。一次又一次,他在她体内肆意抽/插。

    “啊……你就不能慢一点吗?!”

    崔子茜痛得两手紧紧地攀住他的肩膀,如果可以,她真想八光他的衣服,让自己长长的指甲狠狠地掐进他的肉里。这个家伙,她明白了,这种人怎么可能有人性?这种人怎么懂得温柔为何物?

    再怎么饥渴也不要这么猛啊!她痛得小脸扭曲,那东西都快要顶到肺里去了,好疼好疼!

    这个男人,他根本就不是人!!

    “慢一点就没感觉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很痛快吗?”

    墨玺琛一边狠狠往上顶着,一边吻上她的脸颊,“宝贝儿,帮我脱了衣服。”

    “……”这个禽兽!崔子茜惊得实在无语,他到底是怎样的不知廉耻?!

    好,脱衣服是吧?!她心一横,一边忍受着身子下面他的横冲直撞,一边伸出两手,在他身上摸索着。扣子一颗颗被她解开,终于又过了五六分钟,他的衣服,可算被她成功扒了。

    只是缠着绷带的右手还不方便,否则他非将她撕碎不可。这也是她值得庆幸的地方。

    “乖,抱紧我。”

    这廉不知耻的男人又开口了。

    “……”她总算认识到这个男人的淫/乱程度了。

    “好。”一定要把他掐出血来!她想着,两只手紧紧地往他肩上抱住,指甲深深地掐进他的皮肤里。谁知这家伙竟然更兴奋了,只听他兴奋地说,“对,就是这样……啊,宝贝,你真厉害!第一次就做的那么好,以后咱们可要再多做几次。”

    又是这句话!

    谁要跟他多做这种事!崔子茜翻着白眼,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些。

    宿兄紧贴着他的胸膛,四处被他一如既往地冲锋着。

    拉上窗帘的豪车里,隔音效果明显较好,外边的人只是看到车身剧烈地摇晃着,若不是在平坦处,早就滑坡下去,由此也可以想象车内的景象多么惊魂。

    “宝贝,换你来了!可不能光我出力气。”

    车内,墨玺琛停下动作,他原本冰冷的瞳孔此刻是一片迷离的魅惑,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同样被这欢/爱折磨得脸红心跳的崔子茜。

    “我,我不会啊。”崔子茜终于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要她学着男人,一下一下地抽动?可是……该死的,她到底是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做!

    “你不乐意??”墨玺琛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等一下!”料想得到他发脾气的后果,崔子茜连忙点头,“我,我试试吧。”

    为了家人,她不能那么自私。妈妈再次被他送到精神病院,子萱也被他毁了清白,这一家子,是再次毁在他手上了。而一家人的性命,就如蚂蚁一般被他捏在掌心处,如果她还不识好歹,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的双脚踩在车上,四处跨坐在他巨物上,一上一下,一来一回地起落着。如深蹲起般,每一次,都被他补得没留下一丝缝隙。

    “宝贝,你要是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墨玺琛一边吮/吸着她的粉红,一边说。

    他渐渐平息火焰的瞳孔微微眯起,如果她一直这么听话的话,他也不至于去利用她的家人。他的残忍,都是因为她的不公,逼他这样做的。

    “我妈真的又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吗?”崔子茜皱起眉,身下却不能停。

    谁知墨玺琛却邪笑几声,“何止是你妈!我决定把你妹妹也送到那里去,呵呵。想一想真是痛快呢!”

    “你说什么?”闻言,她动作一滞,惊诧地看着他,“你不可以这样!子萱她就要高考了!你这样做是在毁了她!”

    “你毁了我,我就要毁了你身边的所有美好事物。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墨玺琛眼神锐利极了,一手托住她的臀部,厉声命令,“你停下来这意思,是想让我命人去干你妈吗??”

    混蛋!!

    “你要是再伤害我妈,我就死给你看!”崔子茜瞪了他一眼,身下,又只得继续着。

    “好啊!你死了我来陪你,好不好?”

    “……”

    她想她对这个男人是十二分的没法了。因为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让他不高兴,才会害家人遭殃……这辈子,她真的要耗死在他身边了吗?

    一直到夜幕降临,整整几个小时,她就像个妓/女一样,在他的身上起起坐坐。